当前位置: 首页 > 太极流派 >
马国相:挑战学院派的民间太极高手
时间:2018-12-07 07:2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不欠錢的賬本 点击:


马国相:挑战学院派的民间太极高手
 
2005年06月28日11:21 南方日报  
 

  “头顶高粱花”,是太极拳圈中对那些民间拳师的形容,马国相就是这样一位民间太极拳师,他的名字在圈中已算响当当。不久前,马国相的女儿马畅在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中获得了亚军,这枚银牌并没有让作为父亲的马国相特别满意,“去年马畅首次参加这个比赛就获得了金牌。”为了那枚金牌,马国相一家一等就是六年。马畅目前还在北京体育大学读书,马国相到此觉得长舒了一口气,至今为止,他培养出了多少太极拳金牌得主,他自己也记不清了,但这不重要,关键是在马国相看来,民间拳师终于向国家制定的太极比赛赛事证明了自己。

  挑战

  民间拳师与学院之争

  今年五月份,马国相的女儿马畅获得了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的银牌。“不是拿第一,就是拿第二,这个成绩也是在预料之中。”马国相显然对女儿的能耐相当有信心,虽然马畅这次的成绩还没有让马国相特别满意。马国相从18岁开始拜师学太极拳,至今仍是民间身份,“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是太极拳赛事中级别最高,含金量最重的。马国相自己就曾经为报名咨询过赛事国家主管部门,电话那头问起马国相是什么身份,他就说,“我是一个民间的太极拳爱好者,我准备参加全国武术太极拳锦标赛。”对方立刻打断:“我们很多省队的队员都没有资格参赛,你民间的,也想参赛?不行!”

  实际上,从18岁开始学习太极拳到现在马国相几乎没有一天放松过技艺的磨炼,为了拜师学艺,他曾经五下太极发源地陈家沟。但是这件事情给了马国相很大的刺激,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证明民间太极拳也能参与国家级的体育竞技比赛,而且能获得好成绩。

  对话

  记者:为什么你对你的女儿这么自信?

  马国相:我觉得全国太极拳运动员中像我女儿那种(高)素质的不多见。我女儿是从小就跟着我学拳的,后来考进了北京体育大学学太极拳,在她身上,她既有学院对她的培养,也有我这个当父亲的传授的一些真正的太极拳工夫,她的素质应该是比较好的。

  记者:为什么马畅获得了好名次,你当时“感觉长舒了一口气”?

  马国相:马畅的金牌里有我对她的培养。她帮我实现了参加国家重要赛事的梦想,同时我也证明了民间太极拳技术含量达到或超过了国家专业竞技标准。这些太极拳比赛规则是由国家制定的,但体育学院往往却不能培养出真正的太极大师。

  记者:那你认为你的女儿在你的教导下,水平如何?

  马国相:她还不错,不过就我看来,她也是更注重练外形。学院里培养不出来真正的太极大师,只能培养出竞技运动员。他们不可能像我们当初那样长期默默地去练功,注重内在的修为。

  记者:如果叫你去从事高等学校的太极拳教学工作,你愿意吗?

  马国相:怎么不愿意?我觉得我还可以当导师。我希望能通过我的努力,改变某些东西。我见过学校里一些老师教太极拳,有些竟然是坐在那里动动嘴皮子就可以教的,在我看来,教太极怎么能坐着呢?一定要跟着一边讲解一边用动作示范,该跳的时候就得跳起来。

  追求

  太极是一生的事业

  马国相目前在莞城区开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太极拳馆,据说申办执照的过程还比较曲折。现在的太极馆位于一栋大楼的楼顶,

  女儿出生不久后,马国相曾经又去了陈家沟学拳,当时家里还清贫得很,妻子为了支持他,主动提出卖掉他们共同生活的房子,马国相从陈家沟回来后,先是和妻子一起住在岳母家过一阵子。岳母家生活也很清贫,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是弟弟妹妹们编织席子的微薄收入,一整个冬天,能吃上豆腐就算是改善生活了。马国相很自责,很痛苦,感觉自己既不能为家庭分担生活压力,而自己所学的武术,却一时还没有用武之地。那个时候是1984年的冬天,在靠河村这样北方典型的村落里,岳母一家低矮的茅屋都被压在了厚厚的积雪下,马国相在日记中写道:“为了武术,为了太极,我已失去了幸福的家园,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了,只能在岳母家赖以栖身。清贫的生活,女儿的哭声,不时撞击我的心,只有练拳,练书法,才能驱散我的忧郁,我何时才能走出困境?”马国相用秃了毛的笔在桌上蘸水练书法,每天练拳几个小时,直到筋疲力尽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