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极流派 >
7000年前的乌克兰发现“阴阳太极图”,亚洲文明到底有多震撼?
时间:2019-05-30 02:26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奪走了青春 点击:

  前不久,美国国务院一位高级官员声称,中美之间是文明和人种的竞争,这一言论引起轩然大波。

  这位官员名叫凯润·斯金纳(Kiron Skinner),是美国国务院的政策规划主任,她宣称中美间的竞争是真正的两个文明和两个人种间的争斗,并进一步宣称“这是第一次我们面临一个非白人的强大竞争对手”。而斯金纳的另一个身份,是美国哈佛大学的政治与国际关系博士。

  这种以人种、种族塑造“文明冲突”的观点,也许并非她一人的“专利”。早在19世纪,“黑人到底是不是人”这样的问题,就成为了欧洲的热门话题,且真有一些人一本正经地论述“黑人”不是“人”而是“牲口”。更要注意的是,这一话题所言的“黑人”经常是广义的,在极端思想流派者那里,往往包括亚洲等地的有色人种。

  这样的思维至今仍能在欧美有所延续,实在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而有西方学者认为,像某个肤色或种族特征的人群“是不是人”这种问题不会发生在亚洲,因为那里存在另一种解读文明间关系的方式,并且,有着悠久的传统。

  本文摘编自微信公众号“文明杂志”(ID:WENMINGZAZHI),原文首发于2019年5月13日,标题为《辉煌的亚洲文明与丝路文明共同体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特稿之一》,原刊于《文明》杂志2019年04-05期合刊,不代表瞭望智库观点。

  距今约600万年前,人类的远祖图根原人诞生;距今约200万年前,直立人出现。自此,人类作为一个共同体开始缓慢成长,直至文明共同体创立。

  人类作为共同体,首先是生物共同体,即具有作为人的基本基因和解剖学特征,然后依靠其不断增长的智力和组织协同能力,脱离于动物界,组成了文化共同体,形成了由共同生活中价值纽带联结起来的稳定的人群集合体,亦称人群共同体。共同体既包括以血缘关系为纽带形成的家庭、氏族和部落,也包括以共同的经济生活、居住地域、语言和文化心理素质为纽带形成的部族、民族等。

  共同体的概念相当于社会组织系统。从丝绸之路的起源我们可以看到,从血缘家族到部落协同,从工具协作的认知到实体融合,从部族文化到民族文化,从天与神支配人到天地人的互动,从宗族文化与城邦文化到国家认同,从国家间的交流到国际传播,从王国型文明形态到帝国型文明形态,再到今天的共和型文明大时代,交流作为协同的核心要素不断创生和传播着新的文明形态与价值特征。

  为描述文明交流互鉴的方式、规模、水平与传播形态,人类常常通过所共同拥有的媒介与工具形态来表达文明的集群特征及其发展模式,于是便有了青铜文明、丝路文明、数字文明等文明集合体的概念,可与民族文化共同体、国家形态的文明体等社会组织概念做出互相紧密关联的解读。

  从丝绸之路兴盛的经验和今天亚洲文明的复兴历史中,我们可以看到文明交流互鉴及传播与发展的动力机制和价值机制,这就是社会治理与公共服务的有效性与保障性、大众信仰机制的多元性与基本价值的认同性、市场交易及其规则的可靠性与发达程度、生产技术的先进性和可扩散性、民族和睦与融合的途径与程度、不同文化群体之间互相交流和学习的方式等文明协同的要素与价值不可或缺。

  从这里,我们将再次读懂“一带一路”倡议的历史脉络、亚洲文明复兴的必然趋势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演进的逻辑基础。

7000年前的乌克兰发现“阴阳太极图”,亚洲文明到底有多震撼?

  △ 北京怀柔明长城风景图

  1

  世界文明的轴心地带:

  丝路文明的动力机制与亚洲文明的成因和机理

  轴心地带:世界文明交流最密集的区域

  如果一起阅读世界地理和世界历史的话,我们很容易发现:从北回归线23.5°N到北纬45°N之间,从太平洋(601099)东岸到地中海和黑海以及亚洲大陆的广大地域,叫做亚欧非大通道,这是世界文明的轴心地带,是世界文明创生传世、交流传播最密集的区域。

  世界上最古老的四大流域文明体系,都诞生在这条轴心地带上,即尼罗河流域的古埃及文明、印度河与恒河流域的古印度文明、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的苏美尔与古巴比伦文明、黄河与长江流域的中华文明。

  考古发现,距今8000到7000年,文明创生的遗址如满天繁星,大量分布在这条轴心地带上。

  这个时期,中华大地上形成了仰韶文化、贾湖文化、大地湾文化、新乐文化、赵宝沟文化、北辛文化、河姆渡文化、马家浜文化等等,开始大量出现最早的刻画和书写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