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极名家 >
再乱搞下去,中国武术真的要沦为广场舞了
时间:2018-10-26 18:20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奪走了青春 点击:

[摘要]现在一些武术界的乱象就是一些没有真功夫的人名利双收发大财,而有真功夫的武术家却默默无闻,受苦受穷,不被关注。

再乱搞下去,中国武术真的要沦为广场舞了

真正的武学系统、武术技击的传承正在不断缩水成为表演和套路乃至某种骗局。中国武术与世界竞技体育的差距正在越来越大。中国武术正出现一种“外表上的巨人,内核上的侏儒”的怪圈。

近日,一则“徐晓冬KO咏春拳丁浩N次”的视频再次让“打假狂人”徐晓冬火遍网络。

上一次,雷公太极的创始人雷雷代表传统武术出战格斗狂人,结果被打得头破血流,这一次丁浩代表咏春上阵,最终也未能为传统武术挽回一点面子。

传统武术究竟能不能打?传统武术与现代搏击的差距到底在哪里?传统武术的出路又在何方?

带着这些问题,冰川思想库刊发作家、上海市武术协会会员吾非羊撰写的文章,在给大家讲述当今中国“武林秘闻”的同时,也尝试为中国武术的出路作一番探索。

文章有点长,请诸位耐心阅读。

每天清晨六点半,83岁的上海武坛泰斗严承德走出家门,跨上破自行车,骑到三公里外的复兴公园教拳。

1950年,15岁的严承德被父亲送到复兴公园学拳,跟老师——中国现代著名武术家褚桂亭先生学习形意拳、八卦掌、太极拳和刀剑。67年间,他从未中断练武,在复兴公园度过了少年、青年、壮年,进入了老年。

看着自己的师父褚桂亭离世,师兄弟们也纷纷老去或去世,严老师自己也成了耄耋老人,而徒弟们也进入了五六十岁的年纪。

对于中国传统武术传承的现状,严老师忧心忡忡:“学武,要花时间,要下功夫,要吃得起这苦。”

“我年纪大了,最大的愿望是在身体状况还可以的情况下,把我从褚老师那里学到的武术,毫无保留地教给想学的人。”严承德最大的愿望,是想徒弟们能把褚桂亭武术的传承基地办起来,一来,大家不用天天在公园练拳,二来,能可持续地发展和传承武术,让武术像复兴公园冬青树上的树叶一样,不断复兴,长盛不衰。

但事实却不尽如人意。两年前,严承德让两位徒弟去上海某区体育局申请政府扶植,但负责接待的一位领导给他们的答复是:

区里的资金也很困难,体育局对传统武术的工作导向很明确,重点工作是监管气功功法类项目,把几种功法锻炼团体集中起来管理,防止出现危害社会和群众的事件。

其次,要扶植能去参加全国比赛的重点项目以获得名次。

而各种传统武术,在体育局看来就和广场舞一样,广场舞大妈用完的公共场地,传统武术爱好者就去使用,放任自由,自身自灭,体育局没有精力和财力去扶植。

再乱搞下去,中国武术真的要沦为广场舞了

海派武术家严承德(右)与徒弟

获得了这个答复后,严老师的愿望,算是暂时破灭了。

中国武术,这个曾对中国人而言,充满了神秘光环和美好向往的竞技精神和格斗美学的载体。撇开影视剧神乎其神的飞檐走壁和万夫莫敌的画面,撇开各种光怪陆离、真真假假的“武术大师”,真正的中国当代武术是究竟个怎样的状态?

现实的答案,是残酷的。

武术,究竟是持久传承还是逐步衰弱,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武术,究竟还能不能打?这是一个更严峻的问题。武术,由于不能可持续发展,陷入生存困境,乃至失去格斗功能,而被淘汰出世界竞技格斗之林,更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武术从能打变成了不能打

传统武术,除了传承青黄不接,不受重视的问题。一个最严重的问题在挑战着武术——当代中国武术的实战性问题。

有武术爱好者曾给我讲述过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故事——一位上海郊县的形意拳拳师,曾多次获得全国和上海地区武术比赛冠军的“某某武术达人”,在一次为家庭琐事引起的肢体冲突中,被他练散打的儿子两个摆拳打倒在地,不堪一击。

无独有偶,上海另一位练习心意六合拳的拳师在一次与社会人士的肢体冲突中,被人打得深度昏迷,用救护车送进了医院,鼻青脸肿地躺在了床上。

武术不能打,几乎成了外来拳种,这是拳击格斗乃至一些健身房“肌肉男”对待武术的刻板印象。但是,实际上,武术本来不是这样的,造成武术不能打的原因也是复杂而多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