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太极名家 >
政府拆迁打太极成都一企业躺枪损失2500万
时间:2018-12-11 02:07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藏不住的情緒 点击:

本报记者 马永国 见习记者 刘波报道

本报记者 马永国 见习记者 刘波报道

  

本报记者 马永国 见习记者 刘波报道

  一个总投资高达20亿元打造的文化遗产园,仅仅承办了两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便被夷为废墟,包括园内11万平方米的中国古建筑群、6.8万平方米的欧洲风情小楼……

  在成都市金牛区的这场大拆大建中,令人唏嘘的不仅是耗资20亿元的文化遗产园的瞬间夭折,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由于政府打太极式拆迁,搬迁工作未能善始善终,给企业造成了巨额损失。

  惠民公园无端消失

  公开资料显示,“好特时代”坐落于成都市金牛区两河森林公园“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园”内。据了解,该文化遗产园于2006年9月30日开园,总投资达20亿元。

  “因事先答应的种种补偿费用,至今不予兑现,致使公司在一片废墟中挣扎多年。停水、断电、封路,目前,公司已是进退两难,面对巨额的经济损失,我们束手无策。公司今后何去何从?不得而知。”说起自己现在的处境,四川“好特时代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特时代)法人王厚刚欲哭无泪,对自己耗尽心血打造的酒店设备用品大卖场,早已无力为继。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成都市十大环城公园之一的两河森林公园,目前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资料显示,两河森林公园是成都市为改善城市生态环境、创建国家园林城市、申报“中国人居环境奖”而建设的十大环城公园之一,曾纳入市委、市政府为民办实事项目。

  而知情人士透露,为民办实事项目的溘然而逝,事实上是政府在为一商品房开发项目清场,好特时代惨遭波及。

  在两河路上,《中国产经新闻》记者看到,好特时代周围大面积土地,已被蓝色围挡圈住,行人进出好特时代只能从围挡处留下的一处小缺口钻入钻出。围挡里面更是杂草丛生,建筑垃圾到处散落,只有一些废弃的仿古建筑,似乎还能让人回忆起当时的繁华。

  现场,一位姓黄的留守员工为记者打开好特时代的大门。放眼望去,昔日的好特时代大卖场,已是满目疮痍,各种酒店用品蒙着厚厚的灰尘。这位员工告诉记者:“大卖场被围档封死进出道路,已有两年多了。”

  “好特时代”惨遭损失

  好特时代法人王厚刚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2008年,好特时代与四川富森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森公司),签订了位于两河路原非物质文化遗产公园内的“清河淳风”2期3号楼一区的综合楼的租赁合同。当时,正值四川地震灾后重建,酒店用品生意很有前景,他便与几个合伙人拿出了所有积蓄2000多万元,投资装建了这处总面积4000余平米的好特时代大卖场,专业经营酒店设备用品,雇用员工60余人。

  彼时,金牛区金泉街道办以招商引资的形式盛情邀请好特时代入驻文化遗产园,也给予了好特时代很多相关优惠政策。

  自2009年6月,好特时代正式营业后,生意就一直不错。因此,好特时代也对行业的前景充满了信心和希望。然而让王厚刚和股东们始料未及的是,建成不久的文化遗产园竟能中途夭折。“这不是劳民伤财吗?”采访期间,成都一市民对此疑惑不解。

  2011年5月,王厚刚接到政府通知,好特时代所在的文化遗产园被划入成都市金牛区城市建设改造范围,企业必须搬迁。金牛区人民政府金泉街道办事处要求好特时代配合回购。经公司股东协商,大家一致表示要积极配合政府搬迁。后通过与金泉街办多次友好协商,最终在2011年12月底,就拆迁补偿达成一致意向,政府赔偿好特时代搬迁损失70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意向达成后,金泉街办却始终不予落实,致使企业搬迁工作至今未有丝毫进展。随着时间的推移,给企业带来的损失日渐增多。

  王厚刚对此十分无奈,街办签署的补偿协议迟迟无法落实的情况下,自2013年起,在好特时代周围建起围档。彼时,被围挡圈起来的好特时代,让客户对公司经营状况产生了极度的不信任。更糟糕的是,2014年围挡把路完全封死,随后断水断电。在此状况下,公司举步维艰,彻底瘫痪,只能在一片废墟中苦苦地等待。面对公司的现状,王厚刚也曾多次逐级上访,却始终未果。

  王厚刚告诉记者,好特时代是倾注了所有股东们的全部心血,仅仅经营了3年,便在政府的拆迁中被“软禁”,即将毁于一旦。截至目前,直接经济损失已达2500多万元。为了维持停业后的日常开支,其个人还背负了高达400多万元的高利贷。

  说起今后的打算,王厚刚表示已万念俱灰,现在已经走投无路,连生活都成了问题,只希望金泉街办和相关部门能尽快给公司一个合理的说法。

  金泉街办打太极